麻豆映画传媒实时更新网站

8月

麻豆映画传媒实时更新网站

别说曹操觉得不对劲了,便是许都中诸多臣子,也都深深的愕然着。

“这真是吕布发的?没错?不是袁术或袁绍?!”诸臣愕然不已,都不知道吕布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,或是毛病。

曹操急升帐,召集群臣来议。一时吵嚷嚷的。

曹操不愧是曹操,从初始时的愤怒,渐至冷静,然后慢吞吞的坐在上首,看着底下的群臣诸将议论纷纷,眼眸一一的扫过去,一些有汉心的人一直兴奋,而又按捺不住,却不言语,极力掩饰的样子,他都一一的看在眼里。

曹操帐下谋士与良将无数,众战将皆道:“愿领命出征徐州,为丞相解忧,吕布匹夫虽猛,然许都大军数万,焉能不征讨?!”

而谋臣却都吵道:“檄文一事,实在古怪,恐徐州有甚意料之外处,还请明公审察以慎重用兵……”

“是啊,况今刚伐张绣,元气有伤,不若先许许观之……”

战将们都怒道:“难道让吕布这样嚣张,剑都指到明公的脖子上来,焉能不发兵击之?!”

“便有私怨,也该慎重以待,更何况用兵之国家大事,明公还请慎重,不若先派人去徐州探看虚实,再出兵不迟!”这是谋臣的意思。

然而这其中的心思是为了慎重,或是为了以有汉心留存吕布之众,不好说。

曹操很冷静,也没发表意见和决策,只是任由他们吵嚷了一大通,然后头痛不已的散帐了。

列席下有一人,正是董承,他看了一眼曹操退回后舍,轻轻的哼了一声,与众人都散了。

高颜值粉嫩美少女浴缸泡沫澡甜美可爱

曹操立于书房,荀彧和郭嘉进来道:“明公何故不发一语?是忧心群臣之心不齐乎?!”

曹操知道他们最知自己,自然不会明示说这些臣子当中有汉心的人多着呢,他便道:“吕布不足为惧乎?!”

荀彧跪坐下来,道:“吕布必要图之,如今檄文又剑指而上,自然更应征讨。必图吕布,再图袁绍。中原可定。”

曹操道:“只恐檄文一事,引朝中震动。”他若出征,许都会出变故。

“吕布定,则朝中自安。明公无需忧虑。”荀彧道:“事到如今,吕布不得不伐,不仅要伐,还要攻克。”

这个曹操自然是知道的,他担心的却是别的。

“明公莫非担忧不能赢?”荀彧笑道。

“非也。”曹操道:“所忧者,恐腹背受敌尔!”

“袁绍?”荀彧笑道:“袁绍不足为虑。”

曹操便笑,见郭嘉一直不说话,便也不问,三人议及了一番中原诸事,荀彧与郭嘉便走了。

曹操却并未撤席,良久后,郭嘉果然走了回来,笑道:“明公知我,竟在此久候,知我必再来乎!”

“文若在,奉孝不肯多言,我便知奉孝定还有他言。”曹操笑道:“文若啊,虽是王佐之才,然而……”就是对檄文动心了。即使不是动心,却也有旁观的意思。只是其实荀彧也知道,吕布成不了气候。

只是他那份汉室之心,以及不肯尽智,极言,让曹操多少有点不舒坦。

郭嘉没有接话,只道:“主公忧虑的并非是吕布或袁绍,而是许都之威慑和人心。”

曹操心甚喜,道:“不错,必要征吕布,然而,他这一檄文,却引动了汉臣之心,许都新定,操唯恐因此引而让许都人心思浮,祸起于内乱。”

“然也。”郭嘉道:“然而此次若要治内乱,须要从外而定。吕布死,许都人心必安定。”

曹操心松快了一些,笑道:“不错。奉孝知我。必征伐吕布。”

“要征吕布,也要定袁术。吕布既已发此檄文,天下侧目,明公何不多发兵往,一征吕布,定则再征淮南,若此武功,诸侯再不敢有响应者,而许都人心,必也安定。若愁袁绍,此时袁绍也焦头烂额呢。”郭嘉道:“许都以有天子,所能者,为利用侵伐,征不服也!如今檄文几欲动主公根基,而撬动许都人心,更引诸侯观望发笑,吕布必要征伐而破之。否则引天下人笑。”

曹操不言,细细听之。

“但凡战争,都有时机,唯有吕布一战,没有时机。主公当现在便备战,以号令天下,共讨吕布。只是檄文一事,诸侯必虚应,不肯出力而观望,所以此战必要成,断绝他们的想头。若此,许都威望更甚,再无有敢出头者,否则,一一效仿,许都危矣。”郭嘉道。

这话说到曹操心里去了,“袁术呢,倘他响应吕布,便是我也吃力。”

“袁术?”郭嘉摇了摇笑,哂笑道:“主公何不发诏封袁术为大将军,送以金银宝珠,以稍安抚之?!叫他助我灭吕,他必不助,而不助,才是主公本意。”

曹操便哈哈笑了,道:“便依奉孝之言!他若不助,待先灭吕,必定淮南!”

“至于袁绍?”郭嘉笑道:“只恐他乐见其成主公与吕布交战。檄文之事,他必也侧目以观,坐视主公与猛虎相斗,唯恐无有两败俱伤之意图。袁绍自负,便是要攻伐,未必肯趁乱偷袭,便是要偷袭,必也会等主公与吕布两败俱伤之时。主公只需扼住许都之险隘,袁绍一时进不了关!”

曹操欣喜不已,道:“还是奉孝最知吾心。”

郭嘉笑道:“便是袁绍有攻主公之心,也会迟疑无断,为何?为天子耳。袁绍与袁术一样,皆有谮号之心,然而,他心中忧虑者是,若真进关,该拿天子如何?以前多番视天子而不见,便是若此。”

曹操深以为然,道:“不错。”

袁绍坐拥四州,曹操若说不重视袁绍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然而,曹操不是能被吓到的人,他从心理上重视袁绍的威胁,然而,若说因为顾忌他,而什么也不做,也不是曹操的本性。

曹操心已定,道:“东征吕布,奉孝随吾军出征!”

郭嘉笑道:“是。”

当下,备战,备粮草。以及出征之前,斥侯先行,已经先行多派人往徐州去了。

而确定了守关扼险的人,以及坐镇许都的人,几乎是极快的就下达了召令。

征吕布,势在必行。

许都臣子都有点黯然,都不太乐意,那个吕布着实不济事,只怕又是一个炮灰。先前对吕布的那个印象太深刻了。如今要指望他能扶持天子,还是算了。

唯一能指望的只是诸侯若能响应,也许有那匡扶汉室的真正忠臣。

与其说指望吕布能怎么样,还不如说,指望着吕布的檄文是一个信号,一个能重新让人重视天子的信号。

同时曹操反应这么快,顾忌的也正是这个。

在天下所有人都默认天子只是吉祥物的时候,有一个傻子,吕布,往这局势之中扔了一个火把,无数的人注视着他,无数的人看着它会发展到如何,是被曹操迅速扑灭,还是,他作为火苗,引天下诸侯响应,而燃起大火。

至于吕布本人,事实上,现如今,没有人对他有信心。

包括曹操和郭嘉。固有印象太深刻了。

然而既便是再觉得吕布不成气候,备战还是方位的。

因为还有一个陈宫,以及吕布之勇。这也足以令曹操重视和忌惮。

江东孙策先是接到了吕布的檄文,一见檄文,他先是笑了,竟是开怀大笑,道:“这天下果真有这样的傻人,这吕奉先,倒是有趣,若不为敌,我倒欣赏他了……”欣赏他的傻。

众将诸臣皆大笑不已,至于响应,那是根本不可能考虑到的一面。

自然不以为意,如今孙策正专注的搞刘表呢,暂时也顾不上他。刘表亦然。接到檄文自然也没放在心上,一声,傻缺货。

自顾尚不暇,这种时候非去挑曹操做什么?!

孙策真的接到朝廷的封诏和赏赐的时候,他才收了笑,正视了起来。

“曹操此举是为安抚主公,想来他人处也是如此,令主公只可观望,不可助吕布成势。此举老辣,恩威并重。不愧是手有天子之人,借天子之诏,以威诸侯,令主公不可不听。”至少虚面上是要听的。

孙策岂能不知,道:“看来曹操是要必图吕布的了。那袁术处,恐亦快了……”

周瑜道:“主公必要伐刘表,倘荆州得,江东大定。若不然待曹操吞了徐州和淮南,其师壮大,以后必要再图荆州,剑指江东。届时江东危矣。”

现在那边的事,他们江东自然不参与,能面上虚应一番曹操,自是要虚应的。

孙策颔首,深以为然,怡然受了封赏,自图己之基业。至于吕布,他压根就不考虑。

檄文一事,他更不可能现在就重视。

不过是昙花一现,很快就会被曹操的浪花吞没,一时灿烂罢了。

曹操是以天子诏封赏的孙策,然而却是以同盟策,不假以天子命而结集的袁术。

他太了解袁术了,此时若是以上凌下,只怕会激怒袁术,心知袁术有异心,顺他一回又何妨。

因此,只以丞相府中书与袁术,不仅为他请封了大将军的封号,而且还给与了很多的礼物,言辞更是恳切不已。